历史上唐僧独自西天取经是如何演化成《西游记》中四人组的?

大家知道,《西游记》的唐僧取经故事是有历史原型的。那么,历史上的玄奘取经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呢?

记录唐僧取经故事的一手史料,比较重要的有《大唐西域记》和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,也是关于唐僧可信度最高的史料。《大唐西域记》是玄奘(唐僧)本人与弟子辩机的作品,讲述的是玄奘西行的故事;《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前五卷是参与玄奘主持佛经翻译的僧侣慧立的作品,讲述的也是玄奘西行,之后玄奘另一弟子彦悰续上后五卷玄奘归国后故事,并且整理成这部《法师传》。同时期《续高僧传》《开元释教录》《玄奘法师行状》等也有参考价值。

根据以上著作,我们可以了解原生态的唐僧及取经故事。唐僧本名陈祎,隋文帝时期出生,祖上据说是东汉名臣陈寔,父亲陈慧做过县令,虽不是所谓的状元陈光蕊,但也精通儒学。陈祎自幼父母双亡,跟随二哥到洛阳净土寺出家,之后又来到都城长安求学,经过对佛法的多年研究,唐僧了解到印度有一个新兴的大乘有宗教派,其中最重要的佛典就是《瑜伽师地论》,而这部佛经在中国尚无流传,于是就萌生了前往西行取经的想法。

与《西游记》不同的是,唐僧取经并非是以唐太宗御弟身份奉命取经,而是个人偷渡国境!因为当时唐朝政府建立不久,与西域国家关系不算融洽,所以原则上是禁止平民出境的。当然,偷渡也不是这么容易。唐僧在边城瓜州和边塞五烽先后被抓获,而守卫官员居然被佛法感动而将其释放。值得注意的,瓜州有个叫石槃陀的胡人,开始拜唐僧为师想同行取经,但临近五烽时却萌生悔意,甚至想杀死唐僧灭口。学者认为“石槃陀”就是孙悟空原型之一。

所以,历史上的唐僧西行,根本没有什么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和尚、白龙马,自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。一个人从中国走到印度,不要说是一千多年的唐朝,就算是今天也不是容易的事。玄奘的困难很快就来了,这就是五烽以西的贺莫延碛大沙漠,“长八百余里,古曰沙河,上无飞鸟,下无走兽,复无水草”。而此时唐僧又不慎打翻水袋,以致人马都无法前行。他连续五天四夜滴水未进,只能倒在沙漠口念法号,实际上已濒临绝境。

就在第五夜的时候,唐僧昏昏沉沉做了一个梦,梦里一位身长数丈的执戟大神催促前行。于是唐僧幡然醒悟,策马前行,而老马终于也找到了水草。后来在宋代话本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中,有个挡路又被降服的“深沙神”,这个深沙神吃过两个过路和尚,就将骷髅头颅挂在脖子上。学者认为这位深沙神就是执戟大神,也就是《西游记》里沙和尚的原型。同时,唐僧一行也变成师徒六人,又有个白衣秀士猴行者加入,这当然就是孙悟空的原型。

当然,《大唐西域记》不仅仅是唐僧的个人日记,更重要的是对于西域诸国和印度的历史、地理、风俗、宗教等记载,以致成为中外交通史籍的不朽名著。这些记录对于中土人士来说,不少是比较陌生的,也就成为后来《西游记》的题材。比如玄奘笔下记录的“东女国”和“西女国”,到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中就演变成“女人国”,女王实际上是文殊普贤变化来考验唐僧的。到了《西游记》就将情节一分为二,形成“四圣试禅心”和“女儿国”两个故事。

正是因为唐僧有诸多传奇经历,而且本身又是得道高僧,所以关于他的西游故事也越来越神奇。上述《取经诗话》证明至晚在宋代孙悟空就加入了取经队伍,且成为西游中的唐僧的主要依靠。可以印证的是1980年王静如先生在《文物》杂志公布甘肃瓜州榆林窟的三处取经壁画,其中就有唐僧、孙悟空和白马,而没有猪八戒和沙和尚;榆林窟大致是西夏时期的作品,相当于中原的宋代。

“三打白骨精”故事原型也见于《取经诗话》,不过此时还是“白虎精”。白虎精变成美妇,被猴行者识破。于是猴行者打败白虎精,并且在其肚子内变出无数个老猕猴,老虎精一直吐不尽;最后猴行者又变出一团大石,将白虎精的腹部撑破。可见,《西游记》的降妖故事在《取经诗话》里也有了雏形,不过猴行者所用的还不是金箍棒,只是金镮杖,也就是唐僧手上的那种法器;猴行者取经归来后成为“钢筋铁骨大圣”。

宋元时期又涌现出不少取经题材的戏曲。比如已经亡佚的宋代《唐三藏》、仅有辑佚的元代吴昌龄《唐三天取经》、尚存于世的明初杨景贤《西游记杂剧》。此外,20世纪80年代还有个重要发现,就是山西省文化厅进行的戏曲普查,发现了明万历二年的《唐僧西天取经》等节目单,其中就有若干份与西游故事有关系。根据节目单可以看出队戏表演的大致情节,其中有“唐僧领孙悟恐、朱悟能、沙悟净、白马”等内容,学者认为也是宋元时期的版本。

其中最重要的就是《西游记杂剧》,其中唐僧师徒四人已经齐全,而且有了唐僧“江流儿”的身世传说。值得注意的是,孙悟空在里面不是“齐天大圣”而是“通天大圣”,他们家族有姐弟五人,分别是大姐骊山老母、二妹巫枝祇圣母、大兄齐天大圣、通天大圣和三弟耍耍三郎。元代还有杂剧《二郎神锁齐天大圣》,说的是齐天大圣大闹天宫的故事,我们也可以看出,这里齐天大圣可能并非孙悟空,而是将另外的神猴故事移植到了他身上。

与《西游记》杂剧同时的还有《西游记》平话,可惜也没有保存下来。1959年日本学者太田辰夫发表论文介绍了《朴通事谚解》所引《西游记》。《朴通事》本是元末明初的一个朝鲜翻译官老朴为朝鲜人著作的汉语教材,《谚解》则是明嘉靖年间的朝鲜人崔士珍所作注疏,其中就有类似平话体的《西游记》。可以印证的是《永乐大典》保留的《魏征梦斩泾河龙》也是平话体。而之后一直到明代中期,旷世巨著《西游记》才完全形成。

作者林屋公子,文史作家,主攻先秦秦汉史。出版著作《先秦古国志》《先秦古国志之吴越春秋》《山海经全画集》三种,作品散见于《国家人文历史》、网易历史频道等纸刊媒体。感谢阅读,欢迎关注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