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度换帅恐降级伊涅斯塔也带不动“日本恒大”

从2018年开始,引入过波多尔斯基、费尔马伦、桑佩尔、博扬、比利亚、伊涅斯塔的神户胜利船,就为球队口号加入了这样一句雄心壮志:“成为亚洲第一的俱乐部。”

背靠不差钱的乐天集团,以大牌外援博取人气,不断吸纳本土国脚,并与欧洲豪门保持密切联系——神户胜利船的发展轨迹与土豪战略,都与几年前的广州恒大极为相似。所谓“日本恒大”的名头,也不算牵强附会。

两年前,由伊涅斯塔领衔的神户胜利船第一次跻身亚冠半决赛,但在封闭看台的贾西姆·本哈马德体育场,日本球队加时赛1比2负于蔚山现代——目前效力于长春亚泰的儒尼奥尔·内冈攻入了制胜一球。亚冠四强的成绩,也是神户胜利船距离所谓“亚洲第一”最接近的时刻。

如今,走出去年重伤阴影的伊涅斯塔,依然在带领神户胜利船前进,但这位38岁老将必须面对的现实,却是球队一再坠入的深渊、连续换帅的闹剧,以及渐行渐远的“亚洲第一”目标。

本赛季至今,以正常售票、主客场赛制推进的日本J联赛战罢20轮,上赛季还能位居第3名的神户胜利船一败涂地,以4胜5平11负的战绩排名倒数第2,必须直面降级的危险。

在迄今20个比赛日中,神户胜利船还从没有逃离过降级区的困扰——12轮排名倒数第1,8轮位居倒数第2,这样尴尬的排名足以显现“日本恒大”的坠落。山口萤、大迫勇也、慎野智章和武藤嘉纪的坐镇,只得在变幻莫测的保级大战发挥作用了。

最近一周,五年内第三次接过神户胜利船教鞭的吉田孝行,暂时改变了球队难求一胜的气场。用副队长山口萤的话说:“新主帅的到来,让球员们体验到了不同的氛围和感受,这相较于前一段时间有了很大的变化。整支球队的交流与沟通,包括更衣室里的声音,都在变得积极起来。”

事实证明,山口萤的直观感受并不是错觉,在吉田孝行修正了无谓控球和被动防守的问题后,神户胜利船在攻守两端的表现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:7月2日客场2比0胜鸟栖砂岩,6日主场2比1胜清水心跳。除了以至关重要的连胜摆脱了副班长的位置,神户胜利船也终于达成了本赛季第一次连续两场攻入多球的“小目标”。至于时隔两个月、亦是本赛季第二次的零封胜利,更是让队员们重新收获信心。依仗于换帅后拿下的赛季首次连胜,神户胜利船暂时升至积分榜倒数第2位,距离安全区还有4分之差。

自从以引入伊涅斯塔成为世界足坛的新焦点后,神户胜利船的流量人气与商业价值就在日本足坛扶摇直上。有一段时间,西班牙中场的所到之处总会引来现象级的上座数据,“伊涅斯塔效应”随之出现。根据2019财年的统计,神户胜利船甚至以超过百亿日元的营收,创造了J联赛的历史纪录。

然而,在商业层面持续开拓的神户胜利船,却并没有凭借引援稳定于J联赛的先头部队:自2018赛季至今,该队的联赛排名只是第10名、第8名、第14名和第3名,唯一的冠军荣誉还是2019赛季天皇杯。简而言之,就算在引援和外教层面投入重金,坚持“西班牙化”(近四年有四任西班牙教练)和“巴萨化”的路线,但神户胜利船的拼图式建队策略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,反倒是在一次次的推倒重来中,陷入了“四不像”的怪圈。

回溯本赛季这半年时间,三浦淳宏、刘易斯和洛蒂纳都难求一胜,神户胜利船不得不三次更换主帅,只为尽力平息俱乐部社交媒体上层出不穷的咒骂。似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过去三年的各种不安定因素和隐藏问题,都一并集中爆发了。生财有道却战绩平平,堆积名将却不顾体系,神户胜利船的管理层已经犯下了太多的错误。

当然,神户胜利船的夏日大作战才刚刚开始,如果能保持更衣室的稳定,这支名将云集的球队大抵不会在降级区持续徘徊。只是,所有的迷茫与挣扎,都不会凭空消失——曾经目标亚洲第一的神户胜利船,目前只是一支流量球队罢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